数字货币开启“赛马”模式 多国央行纷纷备战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2日
       北京报道, 随着智能手机和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

发达国家日常生活中现金的比例一直在下降。 关于数字货币的讨论越来越多。 今年6月, Facebook发布天秤座(Libra)白皮书, 宣布进军基于加密货币的支付领域, 引发全球热议。 Libra 白皮书开启了一场新的全球竞争, 推动互联网迈向 3.0 时代。 随即, 各国央行对数字货币的关注度大幅提升, 迫使其加快对数字货币的研究。 “数字货币最初可能会尝试解决全球金融基础设施的一些弱点, 尤其是跨境支付, 希望通过新的技术手段提高效率,

减少障碍。” 11月7日, 在第十届财新峰会上, 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表示, 但同时他也提出了一个问题, 这样的基础设施该如何管理? ? 世界主要央行应该在中间扮演什么角色? 周小川还呼吁, 全球各国央行, 特别是主要央行, 尤其是涉及储备货币成分的央行, 要建立一个通用的协调机制, 让全球金融体系更加稳定, 让大家更有信心。 多国央行创设数字货币的初衷, 是为了规避目前信用货币“超发”的现象, 微观使用上可以基本等同于电子现金。 原来笨重的纸币和硬币已被更方便的电子支付方式所取代。 Libra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研发的加密数字货币。
        正式发布后, 用户可以通过手机进行即时跨境转账, 手续费几乎全免。 这也反映了目前很多支付需求没有得到充分满足的情况。 据公开资料显示,

全球仍有超过10亿消费者没有银行账户。 对发达国家而言, 数字货币是央行在无现金时代为消费者提供的一种覆盖面广、跨平台的支付方式。 对于新兴市场国家来说, 数字货币是普惠金融的一部分, 可以极大地加速金融服务的渗透。 近年来, 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和推出步伐也在加快, 数字货币的轮廓逐渐清晰。 例如, 2014年央行成立专项研究组发行法定数字货币, 论证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行性; 2017年1月, 央行在深圳正式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 2018年9月, 研究院搭建贸易金融区块链平台; 2019年11月, 数字货币研究所与香港金融管理局启动区块链合作, 并与华为签署金融科技研究合作备忘录。 与其他国家相比, 中国在央行数字货币的讨论中一直走在前列。 根据图表, 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实行央行商业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用户的两级结构。同时对区块链技术开放; 而瑞典央行针对该国无现金化趋势推进电子克朗计划, 技术上采用两种并行解决方案, 计划于2021年正式部署; 英国、加拿大和新加坡的中央银行已经启动了针对跨境支付的中央银行间通用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研究,

提出了超级代理行、世界通用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等概念; 与此同时, 美联储在 2017 年对央行数字货币提出质疑, 但在 2019 年下半年以来, 多位立法者和美联储官员均表示应重启 Fedcoin 研究; 值得注意的是, 日本目前没有央行数字货币计划。
        不过,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表示, 未来央行将重点关注加密资产作为支付结算手段。 11月7日, 在上周的第十届财新峰会上, 小川指出, “过去全球化程度不高, 各国金融互动和影响力没有那么大, 要实现增长、就业等目标, 但情况正在慢慢发生变化, 因此有必要讨论如何更好地发挥世界各国央行的职能。
       ” 他还呼吁全球央行, 尤其是主要央行, 特别是作为储备货币的这些央行, 建立一个普遍的协调机制, 以使全球金融体系更加稳定, 让大家更有信心。 中金公司研究员黄乐平认为, 各国央行的数字货币还处于探索阶段, 中国的进展比较先进, 目前各国还没有形成明确的发展范式。 央行数字货币是零售的, 而新加坡和加拿大的数字货币是批发的, 主要用于跨境交易, 央行数字货币的发行可能会加速商业银行、支付机构和其他商业机构的分化。 数字货币带来了什么?11月6日香港金融科技周,

穆长驰 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联合国强调, “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并不意味着对公共信息的完全掌控, 央行在交易中会满足公众的需求。 要求匿名。 中国的支付系统仍然存在市场分割和摩擦。 希望通过未来央行数字货币, 能够建立更加流畅舒适的支付方式, 也可以覆盖偏远地区, 促进普惠金融。”也就是说, 央行数字货币推出后, 将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也赞同这一说法, 他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是一种法定货币, 完全可以代替现金, 有国家信用担保, 所以适用范围会有所不同。比较广泛。一旦推出, 就是法定货币, 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能拒绝使用。那么, 数字化会带来什么影响呢? 货币对支付行业有什么影响?11月12日, 第四届新加坡金融科技节分论坛, 人民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 中国银行表示, 中国版央行数字货币既不针对跨境支付, 也不像““摩根币”用于批发资本服务, 但为中国目前非常先进的电子支付系统提供了更多冗余。 董希淼指出, 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是一种电子支付手段, 类似于央行发行的号码。 货币完全是两个层次。 这些电子支付方式的应用有两个限制。 一是要有银行账户或支付账户, 二是要有网络。 央行数字货币相当于现金, 无需开户或开户即可直接使用。
        对网络的需要是一个非常突出的优势。 著名经济学家宋庆辉认为, 央行数字货币可以简单理解为纸币的替代品。 目的是为了节省发行成本、杜绝假币、降低洗钱风险等, 而不是取代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地位。 与目前情况类似, 数字货币推出后, 仍需与其他第三方支付工具展开竞争, 抢占市场。 “实际上, 由于纸币已经成为‘一串数据’, 仍然会通过银联、支付宝或微信支付实现交易流转, 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将进一步扩大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使用范围 场景和规模。从银行稳定性来看, 不付息对银行影响不大, 但对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将产生巨大的挤出效应,

利息支付可能导致央行余额扩大 片, 监管者不愿看到的现象。”宋庆辉坦言。 目前, 阿里和腾讯两大巨头已经占据了国内移动支付市场96%的份额, 现在国人出门也不带钱包。
        穆长春强调, “但支付是国家的基础设施, 监管部门要注意任何可能, 做好坏事的准备。”根据11月13日央行网站的公告, 中国人民银行尚未 发行法定数字货币(DC/EP), 也未授权任何资产交易平台进行交易。 在市场上交易的“DC/EP”或“DCEP”不是合法的数字货币。 互联网上传输的法定数字货币的推出时间是不准确的信息。 法定数字货币仍在研究和测试过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