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漫长的婚约,时隔八个月后游戏版号恢复发放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3日
       市场和行业普遍欢迎游戏版号恢复;但就长期影响而言, 业内人士普遍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时隔263天, 中国游戏产业迎来了一批新版号。 4月11日晚, 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公布了《2022年4月国产网络游戏审批信息》, 共有45款游戏获得2022年首批游戏版号, 其中客户端游戏5款, 1款Switch游戏, 其余39款为手游。 4月11日, 多位游戏界人士在朋友圈表达了激动之情。 “经过八个月的等待,

我终于拿到了这份名单, ”一位游戏公司设计师写道。 “期待下一批……会是谁?”另一家大型游戏公司公关在朋友圈发帖。也有人开玩笑说:“这45款游戏背后的发行商还在等吗?”二级市场反应迅速。至4月11日港股收盘, 多股游戏概念股股价上涨。其中, 心跳公司上涨1.50%。晚间美股开盘后, 中盖游戏股盘前涨幅继续扩大。哔哩哔哩、网易、虎牙均涨7%以上, 斗鱼涨1%以上; 4月12日开盘后, A股和H股游戏板块也大幅上涨。 4月12日, A股中国冰川网(300533)涨停, 涨幅19.98%,

收报19.52元;天舟文化(300148)涨10.18%收4.22元;中科云网(002306)涨10.09%收于3.6元;大盛文化(600892)涨10.06%, 收3.61元;游族网络(002174)涨逾10%, 收报11.39元;中情宝(300052)涨4.75%, 收报11.39元, 收报24.06元; H 股哔哩哔哩(09626)升 12.79%, 收报 210.8 港元。 “开云看月。”一位游戏媒体从业者在朋友圈回复他人评论时表示。
        01《久别重逢》 早在4月11日下午官宣的时候, 一些游戏界的知情人士就已经开始在社交群里发布相关消息了。 “已经确认, 新闻出版总署近期重启了对游戏版号的审核。”某龙头游戏公司公关部人士向《财经法》证实, “因为有几个省的出版局已经获得了通知批准——今晚应该会正式公布。”果然, 当晚8点, 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在其官网公布了“2022年4月国产网络游戏审批信息”, 其中包括迅雷互动的《盒子裂变》和游族网络的《青春三国志》 《掌上战争》、《心跳公司》、《派对之星》等45款游戏, 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上一次发布游戏审批信息要追溯到2021年7月, 当时共有87款游戏通过审核并拿到版本数字。业内普遍认为,

本轮版号暂停主要是响应监管部门提出的“防止未成年人沉迷游戏”等政策。 2021年8月30日全国新闻出版总署印发《关于进一步从严管理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 要求严格限制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服务的时间。网络游戏公司只能在周五至周日及法定节假日营业。 20:00至21:00, 为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服务1小时, 其他时间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服务。此后, 各家游戏厂商纷纷推出更严格的防沉迷措施, 包括人脸识别。 2022年3月下旬, 腾讯发布财报称, 2021年第四季度, 国内未成年人游戏时长占比下降至0.9%, 总时长同比下降88%, 游戏流转占比下降至 1.5%, 总营业额同比下降。 73%。据GameLook统计, 与2020年发行的1405个游戏版号相比, 2021年的版号总数减少了46.26%, 几乎是“半折”。自2018年以来, 版本号总数连续四年减少。易观文化消费行业高级分析师廖旭华指出, 出海战略地位的不断提升、创业团队的不断缩减、龙头企业业绩的分化, 是企业出海战略的直接影响。暂停版本号。另一位位于北京的中型游戏公司的中层经理告诉《财经》E法, 该公司近期的主要招聘方向是“不是国内研发, 不是国内发行, 而是更多与海外相关的职位”。当被问及对恢复分销的想法时, 这位中层高管想了想, 说:“这是一个长期的约定。”鑫鑫负责公关任晨诚告诉财经E法, 2021年上半年, 公司的游戏《派对之星》已经进入审核程序。在去年7月暂停发布版号之前, 游戏已经反馈了多轮意见。号恢复后, “党星”可以拿到版本号, “意料之中”。 “这种回升基本在行业预期之内, ”相关人士表示。 “其实春节过后, 就有传言说3月份会恢复版号。”廖旭华表示, 版号恢复“说明了审核标准和程序。优化工作已达到阶段性结论——肯定是肯定的, 版号是游戏市场发展的必要条件。”一位游戏行业的受访者表示,

他的公司拿到了版本号, 在申报的过程中, 一度觉得这款游戏很有竞争力, “但是因为从申报到到现在差不多花了六七个月的时间。拿到版号, 半年后, 游戏在开发过程中遇到了问题——或者这个品类突然变得陌生了, 太火了——所以虽然版号发了, 但可能游戏最终还是不会发售了, 而且版本号将被浪费。” “今年版号肯定会少, 所以浪费版号的可能性会变得很低。”他说。02对市场有什么影响?市场和行业普遍欢迎复工复产。版号分配。一位中腰游戏公司人士认为, 恢复版号发布主要是对一些手中没有预留版号的中小工作室有利, “包括一些可能开发中国传统文化主题的游戏公司——因为这种类型的游戏公司。题材海外营收难他总结说, 在版号发布后, 一些无法上线的同类游戏可以恢复到持续更新的状态, 这将有助于他们在国内版本的新游戏推荐、用户留存和粘性预期。就市场的长期影响而言, 业内人士普遍持谨慎乐观的态度。另一位不愿具名的游戏业内人士认为, 按照本次的发行数量, 按年计算, “总发行数量”不会超过去年停播的数量。发布前每月100左右的水平, 更不用说2020年了。”他估计, 今年发布的版本号总数将在300-400个左右。“(版本号)仍然必须以一定的速度发布。”他认为。游戏行业观察家王伟认为, 版号的发布不会立即产生影响, “今天发布的版号不可能明天发布游戏。”而新游戏对整体市场的影响有限。另外, 最新一批的版本号不涉及各大厂商。此前, 一位游戏从业者向《财经法》透露, 虽然版号审批名单已经有几个月没有公布, 但审批流程并没有停滞不前。
       廖旭华也表示, “初审一直在接收,

只有最终反馈或版本号分配。”他认为, 游戏公司“已经开始寻找一种不那么依赖版号的生存方式, 过分依赖版号对股东和员工来说是非常不负责任的。业内人士普遍指出, 在加强相关政策的实施, 游戏产业也在加快“走出去”的步伐。游戏产业报告显示, 2021年中国国内游戏用户规模将达到6.66亿, 游戏市场销售收入将达到2965亿元, 其中自研游戏收入将达到2560亿元, 销售收入在海外市场将达到180亿美元。廖旭华指出, 监管框架可以让市场更具可持续性, 但也要注意保护行业的创新土壤。 “行业理解的门槛是资源和技术, 但我认为未来真正的门槛是对社会和环境的感知能力。高投入、规模化生产可能行不通, 但做起来没问题。”能够把握内容导向。”廖旭华建议, 对于游戏公司来说, 出海方向不应该局限于东南亚、日美韩,

而应该进入更多的市场/品类。 “以中国企业的游戏研发能力, 我相信全球市场非常需要他们。”廖旭华说道。